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学术发展

闻玉梅:免疫,一个人的战争与和平时间:2019-01-09

导读:11月24日,著名病毒学家、中国工程院院士闻玉梅在知识实验室主办的第三期共生课堂上,为大家奉上了精彩的演讲——免疫,一个人的战争与和平。免疫,和我们的身体健康密切相关,可我们很多人却对之一知半解。闻院士用接地气的话语告诉我们有关免疫的那些事以及一些保持身体健康的战术策略。


1

免疫是生物体与外来异物战争的产物


免疫这个词来源于古希腊,原意是免除劳役,后来就发展成免除疾病,然后再进一步, 免疫学就变成我们医学很重要的一个学科了。


更有意思的是,2018年的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就给了免疫研究的人。因为他们说为什么人自己不能对肿瘤发起攻击呢?因为原来有一扇门把它锁住了,现在我们要打开这扇门。所以可见,免疫跟每个人都有关系。


免疫是怎么产生的呢?它是生物体跟外界做斗争的一个产物。


1883年,免疫学之父Elie Metchnikoff在青蛙体内看到了有外面的异物进来,青蛙身体里面有些细胞就跟异物互相斗。这个斗争的过程其实就是细胞免疫。


 

对外来的东西,细胞会觉察到,你不是我身体的东西,我必须对付你,把你赶出去。人类对免疫最早的认知就是这么一个开始。


2

免疫是身体自己的医生


其实我们身体有两种免疫,第一种是固有免疫,也就是天然免疫。第二种是获得性免疫。


1.固有免疫的四种分类


固有免疫是老天爷赐给我们身体里面自己的大夫。它是怎么来的呢?它其实就是我们每一个人身体里面进化过来的,能天然地和外界的异物做斗争。这种免疫每个人都有。


(1)皮肤黏膜及附属器


比如,手被划了一道的话,我们觉得有点疼,可是就算你不去理它,慢慢它就长起来结痂了,其实皮肤上面的脂肪酸是保护我们身体的。还有,眼泪里面也有溶菌酶,我们唾液里面也有杀菌的溶菌。


(2)淋巴结


万一这个外来的异物、细菌侵犯到我们身体里面来了,比如这个胳膊划破了以后,你没处理好,它的淋巴结肿了,或者牙疼、牙蛀了,这个颌下淋巴结都肿了。我们小孩的时候就喜欢把扁桃体给它割掉,其实扁桃体也是淋巴,它是保护你的。


(3)血液


再进一步,就是我们的血,假如细菌跑到血里面去了以后怎么样?血液里面还有细胞。我们的白细胞可以把这个细菌给吞噬掉。我们的血清里面有某种成分,还可以和细菌斗。所以从表到里,每一个人身体里面都有这种保护的作用。


(4)屏障


人最重要的是咱们的神经系统,咱们脑子最要紧,脑子糊涂了就讨厌了,脑子感染了更讨厌了。所以咱们有一个血脑屏障,让血液的东西不容易跑到脑子里面去。特别是女性怀孕了以后,还有胎盘屏障,胎盘屏障是什么呢?就是母体到胎儿还有一个屏障,是保护胎儿的。


以上四种都是固有免疫,是天然免疫。



2.获得性免疫是从战争中学习战争


前面是我们和外界做斗争,是固有免疫。可是我们也要从战争中学战争,这就是获得性免疫。


我们最早的武器其实也是得诺贝尔奖的,是什么呢?就是当时白喉流行,那么有人就拿这个白喉的毒素在马的身体里免疫产生了抗体,这个抗体就可以治疗白喉。那就是说,被动地从马里面得到一点抗体来保护我们,不是我们自己产生的,那就是获得性免疫了。


我们后来还有药物、抗生素等等,这就等于我们又有了一些新的武器。就像我们除了陆军以外,还有海军、空军。像现在还有更新的一些治疗方法,就等于我们还有导弹了。比如,现在对于肿瘤我们有靶向治疗,所以我们的武器在逐步逐步地改进,而且我们可以互相协调,成为这个集团军一样,既有固有的免疫,也有获得性免疫。我们常常说这个人抵抗力强,怎么叫抵抗力强?大家都感冒了,他不感冒,为什么?其实就是他的免疫比较强,所以就像我们就是在战争当中。


上海人说“吃得邋遢做得菩萨,就是你吃得脏一点,你抵抗力反而强了,你吃得太干净了反而不行。大概是80年代,上海38万人都得了甲型肝炎。上海人吃毛蚶,后来就说是这毛蚶感染了甲型肝炎病毒。那么毛蚶从哪来呢?从浙江来的。浙江人就说我们吃了没事,你们上海人为什么有事?一查,原来上海人吃的菜比较干净,所以甲肝的抗体很低,就很容易感染甲肝,反而外地人甲肝抗体很高。


3

现代化战争组建集团军


那么刚才我说了,现在我们是集团军,所以除了我们平常讲的体液免疫,就是我们现在的抗体以外,我们身体有很多的细胞,这个淋巴结分泌出来的淋巴液,它可以全身走。 



另外我们现在还有一些细胞因子,你们可能听到过干扰素,这种细胞因子也在身体里面帮你的忙,更重要的是我们的免疫也是有指挥系统的,神经内分泌跟免疫也有关系,所以这免疫是全身的。


这就是为什么我说它是老天爷给我们每个人的自己的医生,因为它全身都有。除了全身以外,我们还可以有获得的免疫。这样的话,就构成了每一个人的健康或者疾病。


4

和细菌斗争的「阵地战」和「反恐战」


我们跟病菌的斗争,可以分成阵地战和反恐战。


我有的时候跟我们的一些领导解释,讲不清楚。我就跟他说,急性感染。什么叫急性感染呢?来了SARS,来了流感,来了急性的胆囊炎,各有各的办法对付。有的时候要开刀做手术,比如胆囊炎要把胆囊切除,有的时候我们只要用药就可以。有的时候生了肿瘤,我们要放射治疗,现在还可以用免疫来治疗。这些很容易诊断出来,你就对付它。


怎么说我们对病菌也有反恐呢?因为有一些感染是持续性感染,它不是像你得个感冒自己就好了,得了胆囊炎开刀就好了,得了一些小的感染用点抗生素就好了。这种慢性感染,它是老在那骚扰你。


乙型肝炎就是一个潜伏感染,艾滋病也是潜伏感染。现在我们老年人增多了,很多慢性感染都多起来了,那么这个时候就很难治。为什么我说我有一个乙肝的情结,因为都快40年了,我到现在还没有解决乙肝很多的问题,为什么?因为就像反恐战一样的,就是你强了,它躲起来了,你弱了吧,它又来了。所以它可以反复反复,你抓它又抓不住,因为它躲在肝细胞里面,而且还成立一种环状的DNA,药都打不到它。


所以我们就说持久地对付这种慢性感染,就相当于反恐。我跟领导常常解释急性感染和慢性感染有什么不一样,慢性感染实际上是反恐。



所以我们要怎么办?他们有的跟我说,你就把它那个基地给它打掉。我说不行,基地打掉,它就跑另外一个地方去了。有一些病菌,它就是这样子。


那应该怎么办呢?


第一个,经济上断绝来往。第二个,武器上断切。


我们在对付这些感染的时候,我们也要有自己的办法。虽然不一定成效,可是我们要努力地做。


5

善待自己的身体


我们不要在跟病菌、外来的异物打仗的时候误伤了自己。对慢性感染的治疗,对持续性感染的治疗,你一定要针对它,不要搞错了。比如我们常常有什么类风湿关节炎,就不容易好。还有就是自身免疫性,就是自己对自己产生免疫应答了,那不就要得病了吗?本来免疫是好事,自己对自己残杀了,另外炎症发展到后来有可能会变肿瘤。所以下面我就要提倡一下,我们要善待自己。


所以我们的战术策略是要有应变的,最重要是,不要损伤自己的固有免疫,就是老天爷给你的免疫,你不要自己把它损伤了。


比如,为什么抽烟我们说不好呢?因为我们的气管是有微小的纤毛的,抽烟很多时候就把这种微小的纤毛给损伤了,那肺部就容易感染,而且是一个慢性的感染。 


还有就是喝酒,喝得过多了,损伤肝脏。本来肝脏是我们一个很好的解毒器官。很多的药、很多的毒性东西,都是通过肝脏解毒的。你把肝脏搞坏了,不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了吗?



另外就是要管理自己的饮食,而且我们要适当地运动,这些虽然我们讲了很多,可是很多人都没有做到。大家知道吗?它就是对你的身体的免疫起到重要作用,所以在战术策略上面,不要把自己应有的免疫给它破坏掉了。


6

战争与和平是可以转化的


我们一直在说中美贸易摩擦,我们实际上是希望双赢,不要把彼此当敌人。同样的我们对于免疫和感染,也有一个战争与和平的转化。我们要尽量保持动态的平衡,尽量不搞全面战争。如果你全身都是细菌那个败血症了,那就很难治了。或者你全身都受伤了,有很多烧伤的地方,那也很难治。所以我们就要用一切的手段,保护我们自己的身体健康,保护我们自己身体的平衡,使它保持和平。


虽然我不是搞军事的,可是我想我们对付自己的健康,也应该要这么来想,就是有战争有和平,和平可能也是暂时的。战争与和平是可以转化的,也就是说,你得了病,你也不要太忧郁,觉得不得了了,我得病了,我不行了。不是的,你可以把它缓解,可以经过治疗,不要没有信心,信心是最重要治好疾病的一个来源。


还有就是,大家谈癌色变,就是有了癌以后,好像这个人就完了。其实不是,现在除了防癌以外,提倡带瘤生存,也就是控癌,把它控制住,不一定非要把它消灭掉。你有的时候把它全消灭掉了,反而反弹更厉害。所以,我们要用一切手段来保持我们的健康,我只能粗浅地讲这一点。


最后,我希望免疫这一个跟大众有关的科学,可以走出课堂,让大家都知道,让免疫学能够真正得到哲理的一些宣扬。因为免疫学很多是矛与盾,细菌进来了,病毒进来了,或者受伤了,这些是外来的因素。盾是什么?是对付它们的身体。这矛和盾在我们这个免疫学里面,它的哲理是很深奥的。


另外,我希望免疫与健康深入人心,保持我们各位的身体健康。有了病我们是可以克服的,战争是可以转化为和平的。



(本文转自春暖花开)

扫一扫
关注我们
秒速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