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学术发展

收藏|溶瘤病毒国内外进展时间:2018-08-03

肿瘤免疫疗法目前已成为抗肿瘤药物市场的中坚力量,全球市场规模预计将会从2016 年的430 亿美元增长到2022 年的近千亿美元,占据抗肿瘤药物市场超过一半的份额,年复合增长率达到14.6%。溶瘤病毒是肿瘤免疫疗法的重要分支,2015 年T-vec 的获批标志着溶瘤病毒疗法的成熟。溶瘤病毒是指一类天然的或经过基因改造后可特异性的攻击和破坏癌细胞、而对正常细胞损伤较小的病毒。很多病毒都有溶瘤作用,但大多数病毒病具有较强的病原性,并不能直接用来治疗肿瘤。近期,溶瘤病毒联合用药的临床试验取得突破性进展,相较于其他肿瘤免疫疗法,溶瘤病毒具有杀伤效率高、靶向性好、副作用小、多种杀伤肿瘤途径避免耐药性和成本低廉等优势。溶瘤病毒有可能成为继免疫检查点抑制剂药物之后的另一重大突破。

1.溶瘤病毒为肿瘤免疫疗法重要方向

1.1 免疫疗法为肿瘤治疗革命性理念

根据WHO 报道,肿瘤目前已经是继心血管疾病的世界第二大死因,全球有近1/6 的死亡是由癌症造成的。《2015全球癌症统计》数据显示,2012 年全球新增约1410 万例癌症病例,癌症死亡人数达820 万。预计到2025 年,全球每年新增癌症病例数将高达2449 万例。相应的,根据IMS 数据显示,抗肿瘤药物自2007 年超过降血脂药物。

                          数据来源:Globocan2012,西南证券整理      

在目前的癌症治疗手段中,免疫疗法无疑是最受关注的癌症治疗方法。免疫疗法不同于传统的手术、放疗、化疗和靶向药物对肿瘤的直接杀伤作用,而是通过激活机体自身的免疫系统,利用免疫系统的抗肿瘤作用而消灭肿瘤细胞,具有疗效好,副作用小和防止复发等优点。免疫疗法的出现不仅在革命性地改变癌症治疗的标准,同时也革命性地改变了治疗癌症的理念,被称为继传统化疗药物、靶向治疗后肿瘤治疗的第三次革命。

                          数据来源:西南证券整理

1986 年第一个癌症免疫治疗药物IFN-α获批用于毛细胞白血病。截至2017 年,已有26 个肿瘤免疫治疗药物获批。近几年,几款临床效果显著的免疫治疗药物,尤其是肿瘤免疫检查点抑制剂(PD-1/PD-L1、CTLA-4 等)、细胞治疗和靶向CD3 的双向抗体的获批,促进了肿瘤免疫治疗市场规模的迅速增长。

                        数据来源:Zion Market Research,西南证券整理

1.2 溶瘤病毒为肿瘤免疫疗法新秀,已有代表性产品获批

近十几年,溶瘤病毒可以通过诱导机体的抗肿瘤免疫反应来杀伤肿瘤的机制逐渐明确。自2011 年德国科学家Jean Rommelaere 第一次在文章中将溶瘤病毒疗法称作肿瘤免疫治疗以来,溶瘤病毒目前已经被大众接受作为肿瘤免疫治疗的重要分支。而相较于其他肿瘤免疫疗法,溶瘤病毒具有杀伤效率高、靶向性好、副作用小、多种杀伤肿瘤途径避免耐药性和成本低廉等优势。

                         数据来源:西南证券整理

由于病毒基因组小,相对易于通过基因工程手段进行多种改造,且病毒的改造和包装是生物医学常规试验手段,技术相对成熟,价格也相对低廉。因此,溶瘤病毒更容易利用自身的特征和癌细胞与正常细胞的不同来做相应的改造,做到特异性靶向癌细胞。由于大部分癌细胞自身清除病毒的机制受损(如正常细胞清除病毒的关键因子蛋白激酶R (PKR)在癌细胞中缺失),所以病毒更容易在癌细胞中复制扩散。另外,近几十年,随着研究的不断深入,科学工作者们利用癌细胞和正常细胞中很多信号通路和代谢等的不同,通过筛选特异病毒品种和改造病毒基因组,不断提高溶瘤病毒对肿瘤的靶向性,降低其对正常细胞的危害,提高安全性。例如:已获批的T-vec 敲除了HSV-1(单纯疱疹病毒1 型)的γ34.5 基因,γ34.5 基因可以抑制正常细胞对病毒的清除机制,γ34.5 基因敲除后,病毒不能在正常细胞中复制;而癌细胞中这一机制缺失,γ34.5 基因敲除后不影响病毒在癌细胞中的复制。目前处于III 期临床的JX594(Pexa-Vec)敲除了牛痘病毒(vaccinia viruses)的TK(胸苷激酶,thymidine kinase)基因,而病毒的复制与细胞中TK 水平有关,所以敲除了TK 的JX594 仅能在TK 活性高的癌细胞中进行复制,不能在正常细胞中复制(正常细胞TK 活性低)。CG0070 是在腺病毒主管复制的基因E1A 前加了E2F-1 启动子,E2F-1 受视网膜母细胞瘤抑制蛋白(Rb)的调控,而Rb 在膀胱癌中缺失,Rb 的缺失激活E2F-1 的转录活性,使得E1A 基因表达,病毒可以特异性在膀胱癌中复制。Reolysin 是未经改造的野生型呼肠孤病毒,其增值依赖Ras 信号通路的激活,所以仅能在Ras 激活的癌细胞中特异性增值。

                          数据来源:Cancer Sci,西南证券整理

另外,随着对癌症特征的不断研究和病毒改造技术的不断成熟,靶向性更好、杀伤效率更高的新的溶瘤病毒品种也在不断涌现。例如,柯萨奇病毒CAVATAK(CVA21)可特异性结合高表达ICAM-1(intercellular adhesion molecule-1)蛋白的癌细胞;改造的腺病毒Ad5/3-Δ24,可以特异性结合卵巢癌中高表达的整合素(integrins);SG7011let7T 将腺病毒复制蛋白E1A 带上在正常细胞中高表达而肿瘤细胞中低表达的microRNA 的靶标序列使E1A在正常细胞中被降解,在癌细胞中特异高表达,从而达到在癌细胞中特异性复制等。

                          数据来源:公开资料,clinicaltrails,西南证券整理

目前已有3 个溶瘤病毒产品获批上市,其中T-vec (Talimogene laherparepvec, Imlygic)是目前FDA 批准上市的唯一一个溶瘤病毒产品,在2015 年10 月获批上市用于晚期黑色素瘤的治疗。另外有6 个溶瘤病毒产品处于III 期临床研究阶段。

1.3 溶瘤病毒联用获疗效突破,有望获得更好的治疗效果

2015 年10 月,FDA 批准T-vec(Talimogene laherparepvec, Imlygic)用于手术切除后复发的黑色素瘤的不可切除病灶的局部治疗,是FDA 批准的第一个溶瘤病毒疗法。但由于治疗效果及适宜人群较少等原因导致该产品并未取得良好的销售市场。

                           数据来源:Bloomberg,西南证券整理

但是,溶瘤病毒疗法由于其良好的安全性和多途径杀伤肿瘤的机制,使得其在肿瘤联合用药领域存在巨大的市场潜力。近期溶瘤病毒与其他抗癌药物的联合用药的实验结果接连公布,溶瘤病毒在联合免疫检查点抑制剂等方面都显现出良好的抗肿瘤效果。甚至在PD-1 抑制剂治疗效果不佳的三阴性乳腺癌和脑瘤中也显示出良好的抗肿瘤效果(在临床前研究中对三阴性乳腺癌的治愈率达90%),颠覆了业内对溶瘤病毒治疗效果不看好的传统认识。

                   数据来源:Pubmed,Clinicaltrials,各公司公告,西南证券整理

以具有相对可比临床数据的晚期恶性黑色素瘤的治疗为例,T-vec 与PD-1 抑制剂联合用药可使有效率翻倍,达62%,疾病控制率达到76%,并且副作用小。

                         数据来源:Lancet OncolESMO-2017-CongressCellclinicaltrails,西南证券整理

2.溶瘤病毒:百年发展,商业化爆发在即

目前临床研究较多的大部分是经过基因改造的溶瘤病毒,如腺病毒、单纯疱疹病毒、痘病毒、柯萨奇病毒。也有少数天然的未经改造的溶瘤病毒,如呼肠孤病毒。其中以基因改造后的腺病毒和单纯疱疹病毒研究最广。

                          数据来源:Nature,西南证券整理

2.1 溶瘤病毒经历百年发展,目前技术成熟,疗效被认可

利用病毒治疗肿瘤的概念已有100 多年的历史,早在1904 年,就有报道一位42 岁换白血病的女性因感染流感而使肿瘤有所消退。之后在1912 年,意大利医生发现注射狂犬病毒疫苗可以引起宫颈癌消退,由此诞生了溶瘤病毒疗法这一新兴概念和一系列相关研究。上世纪50 年代到70 年代,研究人员开展了大量的利用野生型病毒治疗肿瘤的临床试验,但是由于当时技术和临床试验研究所限,虽然溶瘤病毒在临床试验展示出一定的抗肿瘤效果,但由于无法有效控制病毒的病原性,溶瘤病毒一直处于癌症疗法的次要地位。

                          数据来源:Pubmed,西南证券整理

直到上世纪80 年代,基因工程技术的出现使改造病毒基因组成为可能,随后基因工程改造的减毒和高选择性的病毒出现。1991 年,临床前动物实验报道了胸苷激酶(Thymidinekinase ,TK)敲除的基因改造人单纯疱疹病毒I(HSV-1)可以在小鼠体内抑制胶质瘤的生长,延长小鼠生存期,并且具有良好的安全性。

1996 年,基因改造的腺病毒ONYX-015 进入I 期临床试验。2004 年,RIGVIR,一款非致病性的人肠道细胞病变孤儿病毒(enteric cytopathic human orphan virus)在拉脱维亚获批用于治疗黑色素瘤,成为第一款获得监管机构批准的用于癌症治疗的溶瘤病毒。2005 年,改造的腺病毒H101(Oncorine,重组人5 型腺病毒注射液,安柯瑞)在中国获批上市,但临床疗效目前还未得到国际认可。

2015 年10 月,FDA 批准T-vec(Talimogene laherparepvec, Imlygic)的上市,2016年又分别在欧洲和加拿大获批上市,标志溶瘤病毒技术的成熟和对溶瘤病毒治疗癌症的正式认可。

                          数据来源:Pubmed,西南证券整理

2.2 多种路径杀伤肿瘤细胞,溶瘤病毒是一种可编程的“活药”

溶瘤病毒是一种可编程的“活药”,可以通过多种路径来杀伤肿瘤,有效避免耐药性。目前认为溶瘤病毒杀伤肿瘤主要有三方面作用机制:

(1)在肿瘤细胞中特异繁殖,直接裂解癌细胞。一直到2000 年左右,科研人员还大多以为这是病毒杀伤肿瘤的主要方式,溶瘤病毒被认为是一种单纯的病毒疗法,相关工作也都集中在提高病毒裂解效率和肿瘤细胞选择性上。

(2)2000 年后,科研人员才逐渐发现,病毒可以通过多种途径(增加肿瘤抗原暴露、调节肿瘤微环境、增加肿瘤微环境免疫细胞浸润、活化免疫细胞、通过携带的免疫调节因子刺激机体免疫系统等)来诱导全身系统的抗肿瘤免疫反应来杀伤肿瘤。因此,溶瘤病毒疗法已经从一种单纯的肿瘤病毒疗法归类为一种新型的肿瘤免疫治疗药物,基因改造思路也发生变化,比如,开始在溶瘤病毒基因组中加入一些免疫调节因子的基因(如T-vec 的GM-CSF)。

(3)另外,还有报道表明,有些病毒可以通过感染肿瘤相关的血管内皮细胞,阻止肿瘤血管生成,导致肿瘤细胞坏死而间接杀死肿瘤细胞。


                                数据来源:Oncolytic VirotherapyFrontiers in Immunology,西南证券整理

此外,溶瘤病毒还可以做多种改造,作为载体插入治疗性基因,通过多种途径协同作用杀伤肿瘤细胞,可以有效避免目前单一靶点抗癌药物普遍存在的耐药性问题。目前有近百种在研的外源基因,主要分四类:

(1)细胞死亡相关分子(cell death related),可以直接诱导肿瘤细胞的死亡。如肿瘤坏死因子相关凋亡诱导配体(TRAIL),抑癌基因P53 等;

(2)抗血管生成的分子(anti-angiogenic),抑制肿瘤组织血管生成。如内皮抑素、血管内皮细胞生长抑制因子(VEGI);

(3)免疫调节因子(immunomodulatory),如免疫相关细胞因子(GM-CSF,IL-2,干扰素),趋化因子(CCL5,CCL20,CCL21),其他可诱导抗肿瘤免疫反应的因子(病毒膜蛋白,HSP70)等;

(4)抑制肿瘤相关基因的小RNA 分子(small RNA),如miRNA,siRNA,shRNA 和lncRNA 等。

3.药物联用+给药途径突破,市场或将迎来爆发拐点

3.1 联合用药:与免疫检查点抑制剂联用,正广泛进行临床试验

随着临床研究的不断发展,近两年溶瘤病毒在联合用药方面不断有颠覆性临床疗效报道,尤其与PD-1 抑制剂的联合用药方面,证明有颠覆性临床效果,副作用少且可控,并且联用协同效应产生的机制也逐渐清晰。另外,溶瘤病毒给药方式也不断有新的突破,使得其他更便捷的给药方式(如静脉注射给药等)成为可能,有利于溶瘤病毒用药范围的扩大。

肿瘤异质性下,联合用药为行业趋势。肿瘤不是大量孤立增殖的癌细胞,而是彼此之间相互参与异质性作用的、由多个不同类型细胞构成的复合组织。研究报道,即使同一处肿瘤的不同区域也具有多种遗传模式,而且癌细胞还会不断改变其遗传组成。肿瘤的这种异质性是引发通过单一途径起作用的药物产生抗药性和疗法失败的主要原因,而多靶点、不同抗癌机制的药物联用有望改善这一问题,是目前抗肿瘤药物的研发热点。抗癌药物联用的临床试验占所有抗癌药物临床试验的比例远高于联合用药在其他疾病领域的比例。

溶瘤病毒因其良好的安全性和多种途径的抗癌机制,成为肿瘤联合用药的良好选择。近期不断有溶瘤病毒联合用药的临床前和临床研究数据公布,证明溶瘤病毒联合用药具有好的安全性和颠覆性疗效。

溶瘤病毒尤其在与免疫检查点抑制剂的联合用药中体现了非常好的疗效:溶瘤病毒在快速裂解肿瘤细胞的同时会释放肿瘤特异性抗原(tumor cell lysis and antigen release),诱发全身性的抗肿瘤反应,增加肿瘤组织处的天然免疫系统细胞(如NK 细胞、吞噬细胞)浸润(Innate cell infiltration)和T 细胞浸润(T cell infiltration ),但肿瘤微环境会通过增加调节性细胞(“汉奸细胞”)或提高肿瘤自身PD-L1 的表达来抑制这种系统性的抗肿瘤反应。而免疫检查点抑制剂(CTLA-4 抗体、PD-1/PD-L1抗体)可以通过清除调节性细胞、抑制PD-1/PD-L1 的抑制作用而打破这种肿瘤微环境对抗肿瘤免疫的抑制,起到协同增强的效果。另外,在肿瘤裂解释放的肿瘤特异性抗原对细胞的激活过程中(在淋巴结中进行,lymph node),免疫检查点抑制剂还可以放大抗原递呈细胞对细胞的激活作用,产生更多活性的T细胞。

图12:免疫检查点抑制剂解除溶瘤病毒疗法限制  

图13::溶瘤病毒疗法与免疫检查点抑制剂疗法协同互补

                         数据来源:Clinical Cancer Research,公开资料整理,西南证券整理

溶瘤病毒的联合用药有望释放溶瘤病毒巨大的市场潜力。目前除了已获批的T-vec 之外,其他6 个处于III 期的溶瘤病毒产品中,有5 个(除CG0070)都在进行联合用药的临床试验。

表6:目前处在临床III 期的溶瘤病毒产品汇总

                              数据来源:ClinicaltrialsPubmed,公司公告,西南证券整理

早期的联合用药主要都是与传统肿瘤治疗方式(放、化疗等)的联合用药,随着免疫检查点抑制剂的获批,近两年与免疫检查点抑制剂的联合用药开始广泛进行。

图14:已上市和III 期临床阶段溶瘤病毒药物的联合用药临床试验情况(试验个数,截至20184月)

                          数据来源:Clinicaltrials,Pubmed,西南证券整理

以安进的T-vec 为例,T-vec 目前在clinicaltrials.gov 登记的33 个有效的临床试验中,有16 个是与其他药物联用的临床试验,其中8 项是与免疫检查点抑制剂的联合用药。

表7:T-vec 登记注册的药物联用临床试验情况

                          数据来源:Clinicaltrials,西南证券整理

3.2 给药途径:突破可期,静脉注射潜力最大

目前溶瘤病毒的给药途径主要为瘤内注射,因为

(1)人体内广泛存在这些常用病毒的膜受体,病毒感染过程并无肿瘤特异性;

(2)人血清中也存在这些常见病毒的特异抗体,会很快的中和移除这些病毒;

(3)血液对病毒的稀释作用、肿瘤微环境抑制病毒对肿瘤组织的有效浸润等原因,导致溶瘤病毒很难特异性的聚集在肿瘤组织处并达到有效浓度。这一给药方式的限制,使得目前溶瘤病毒主要应用在离体表近的、便于手术的癌症类型中,开发更有效的给药方式才能扩大溶瘤病毒的应用范围。

有大量的临床前研究在尝试溶瘤病毒的静脉给药方式,如寻找新型的病毒、用纳米材料包裹病毒等方式。目前已有近10 种进入临床研究阶段并取得初步结果的可通过静脉给药的溶瘤病毒产品,其中Reolysin 已经完成静脉给药的II 期临床试验,并取得良好的临床疗效,即将进入临床III 期,有望成为第一个通过静脉给药的溶瘤病毒产品。Enadenotucirev 也是一款以静脉注射给药的溶瘤病毒产品,正在进行的I 期临床试验取得良好效果。另外,部分瘤内注射的溶瘤病毒也在静脉注射给药的临床前和临床研究。

Reolysin

Reolysin 是可通过静脉注射给药的天然溶瘤病毒(呼肠孤病毒,Reovirus)。目前注册的26 个临床试验中24 个是通过静脉注射方式给药。Reolysin 在2015 年获得美国FDA的孤儿药认定,用于治疗卵巢癌、胰腺癌、输卵管瘤和恶性胶质瘤。该产品治疗晚期转移性乳腺癌的临床II 期数据中,Reolysin 与紫杉醇(Paclitaxel)联合用药可以有效延长患者总生存期(从10.4 个月延长到17.4 个月),因此获得了FDA 用于转移性乳腺癌治疗快速通道的指定。

Enadenotucirev(ColoAd1)

Enadenotucirev(ColoAd1)也是可通过静脉注射给药的溶瘤病毒,Enadenotucirev 是一种通过定向进化筛选的、具有更强抗肿瘤效果和血液稳定性的非天然存在的B 组Ad11p/Ad3 嵌合腺病毒,由于其经过在新鲜血液存在情况下的杀伤肿瘤效果筛选,理论上具有更好的静脉注射稳定性,可通过静脉注射方式给药。

图15:通过定向进化方式筛选获得Enadenotucirev

                          数据来源:公司官网,西南证券整理

4. 国际溶瘤病毒产品

Imlygic (talimogenelaherparepvec),俗称T-vec,即抗黑色素瘤产品OncoVexGM-CSF 溶瘤病毒。该药物分106PFU/mL 和108PFU/mL 两种浓度,于2015 年10 月在美国通过BLA 成为首个FDA 批准上市的溶瘤病毒产品。

                                     图16:美国黑色素瘤发病情况             图17:美国黑色素瘤患者死亡情况

                          数据来源:American Cancer Society,西南证券整理

据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报道,美国黑色素瘤发病率逐年增长,2017-2018 年发病人数高达9 万,而死亡率却呈下滑趋势,并且五年存活率长期保持在91.5%,这或多或少受益于近年来医药领域在生物药、靶向药等方面不断的创新和发展。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指出晚期不可切除复发性黑色素瘤的治疗方针包括病灶内治疗、癌症免疫疗法、阻断细胞信号传导机制、普通化疗以及姑息疗法,而T-Vec 则是一款融合了病灶内治疗和癌症免疫疗法双重概念的生物药,其目的是为了达到在裂解癌细胞的同时激发人体自身免疫系统抗癌能力。

表8:美国黑色素瘤治疗指南

                          数据来源:NCIFDA,西南证券整理

表9:美国黑色素瘤治疗药物简

                          数据来源:NCI,FDA,西南证券整理

图18:T-Vec 作用机制

                           数据来源:公司官网,西南证券整理

T-vec(Imlygic)是一种基因改造后的HSV(单纯疱疹病毒、Herpes Simplex Virus)靶向溶瘤病毒,ICP34.5 基因的剔除使它只能在癌细胞中复制并将其裂解;另外,ICP47 剔除以及US11、GM-CSF 的插入在弱化了免疫系统逃逸的同时增强了人体树突细胞的抗癌能力。据三期临床数据显示,病灶内注射Imlygic 溶瘤病毒产生的持久应答率比注射单一GM-CSF 因子高出14.2pp,整体应答率高出20.7pp,整体存活率超出4.4 个月。

此外,许多尝试T-Vec 与其他抗癌药物联合使用的研究正在进行中。2017 年9 月《Cell》发表的一项Ib 期治疗晚期转移性黑色素瘤的临床数据显示,T-vec 与Keytruda(Pembrolizumab)的联合用药具有良好的安全性,副作用没有比单独用药严重。两者联用可以有效改善肿瘤微环境,增加肿瘤中T 细胞的浸润,增加肿瘤PD-L1 和IFN-γ的表达,从而显著增强对PD-1 抑制剂的应答效率。联用的总应答率(ORR, overallresponse rate)达到62%,显著高于之前报道的两者单独用药的30%-40%。完全应答率(CR,complete response rate)达到33%,意味着三分之一的患者检测不到肿瘤存在。这项研究被评为《Cell》2017 年十佳论文(“Best of Cell 2017”),再次证明了溶瘤病毒良好的联用前景。目前T-vec 有8 个与免疫检查点抑制剂联合用药的临床试验正在进行。

Pexa-Vec(JX594)分别获得欧盟EMA 和美国FDA 作为治疗专项攻克肝癌的孤儿药认定。Pexa-Vec (JX-594)由牛痘病毒改造而来。该产品在以下三个方面发挥作用:(1)选择性感染肿瘤细胞并在细胞内复制导致其溶解;(2)通过感染肿瘤管脉系统细胞,减少肿瘤血液供应;(3)通过激活人体自身的免疫系统识别并杀死肿瘤细胞。

目前开发Pexa-Vec(JX594)与PD1 抑制剂联合用药正在开发中。

                                    图19:JX-594 溶瘤作用原理                图20:JX-584 基因工程设计

                          数据来源:公司官网,西南证券整理                  

具体在病毒设计方面,Pexa-vec 的复制和传播依赖于肿瘤细胞激活的EGFR/Raf/Ras信号通路。以及,Pexa-vec 中胸苷激酶(TK)基因被敲除,而在增殖能力强的癌细胞中胸苷激酶高表达,在正常细胞中胸苷激酶低表达,因此Pexa-vec 只能选择性的在癌细胞中复制。此外,Pexa-vec 设计表达集落刺激因子(GM-CSF),用于刺激肿瘤特异性免疫反应。

另外,Pexa-Vec 与多种免疫检查点抑制剂( Nivolumab、Ipilimumab、Cemiplimab、Durvalumab、Tremelimumab 等)联用的、采用瘤内注射或静脉注射给药的、用于肝癌、结直肠癌、黑色素瘤、肾癌、肺癌等的临床I/II 期试验也正在进行。

CAVATAK 溶解肿瘤特异性强,临床联合用药效果显著,CAVATAK 或柯萨奇病毒(CVA21)具有在肿瘤部位和整个身体内直接靶向、感染、繁殖和破坏大范围癌细胞的潜力。CAVATAK 通过寻找并附着于在癌细胞表面高度表达的蛋白质(ICAM-1)而起作用。一旦与该蛋白质连接,病毒就能够将自身插入癌细胞,复制并分裂癌细胞,这一过程称为溶解。在此过程中,肿瘤细胞碎片被释放出来,并激活人体自身的免疫系统。具有良好的抗肿瘤活性和安全性。

图21:JX-584 基因工程设计

                          数据来源:公司官网,西南证券整理

CAVATAK 有几个重要的属性,包括:

(1)针对外部受体的靶标,优先在癌细胞上过表达;

(2)潜在应用于各种癌症类型,包括前列腺癌,肺癌,黑色素瘤和膀胱癌;

(3)通过三种给药途径(病灶内,静脉内和膀胱内)的潜在应用开辟了应用于广泛癌症类型的潜力;

(4)低毒性,对患者的3 级或更高不良事件水平低;

(5)与现有癌症治疗的潜在协同作用,有临床前和早期临床证据表明,CAVATAK 与下一代产品(如检查点抑制剂YERVOY 和KEYTRUDA)结合使用可增加患者的临床益处;

(6)相对于更大的溶瘤病毒,CAVATAK 的小尺寸(25 纳米)和无包膜性质使其能够在体内传播得更广泛;

(7)快速复制周期(6 小时)可能利于更快速的响应。

CAVATAK 诱导的肿瘤微环境变化可以引起强烈的局部和全身抗肿瘤反应。这些变化包括免疫细胞浸润的增加和免疫检查点分子如PD-L1 的上调。通过这些选择性的作用机制,该疗法提供更大的耐受性和疗效,为癌症患者提供更好的临床益处和生活质量的希望,这些患者难以用当前的治疗方法治疗。

溶瘤病毒Reolysin?获得了FDA 治疗转移性乳腺癌的快速通道资格认证,用于治疗卵巢癌、胰腺癌、输卵管瘤和恶性胶质瘤。

图26:Reolysin 促进抗癌免疫反应

                              数据来源: Oncolytics Biotech 官网,西南证券整理

5.中国溶瘤病毒前景光明

2005 年安柯瑞的获批极大的加速了我国溶瘤病毒的研究。2005 年后,我国溶瘤病毒的相关研究报道在全球溶瘤病毒报道中的占比迅速增加,在2012 年达到峰值。2005 年前,我国溶瘤病毒在研品种主要为腺病毒(Adv,66%)和单纯疱疹病毒(HSV,10%),之后随着研究的深入,发现的可用病毒品种逐渐丰富。2016 年,我国最主要的四种在研溶瘤病毒品种主要是重组腺病毒(40.5%),重组单纯疱疹病毒(18.9%),新城疫病毒(NDV 10.8%)和甲病毒属M1(alphavirus M1,10.8%)。

                               图27:我国溶瘤病毒相关报道占全球溶瘤相关报道比例变化     

                               图28:我国目前在研溶瘤病毒种类

                          数据来源:HUMAN GENE THERAPY,西南证券整理

目前,我国在研溶瘤病毒超过200 种,近10 个公开的、国内公司自主研发的溶瘤病毒治疗癌症的临床试验正在进行。

表10:我国正在进行的自主研发的溶瘤病毒的公开临床试验汇总

                          数据来源:HUMAN GENE THERAPY,公开资料,西南证券整理

另外,还有一些值得关注的从国外引进的处于临床阶段的品种和国内在研的处于临床前阶段的品种。

未来十年将是我国创新药高速发展的阶段,尽管中国的溶瘤病毒目前进展较为缓慢,但:自2005年我国批准第一个溶瘤病毒产品安柯瑞以来,我国溶瘤病毒的研究热情不减。目前已有超200种在研的溶瘤病毒,其中近10个自主研发的溶瘤病毒产品进入临床研究阶段,相信随这科技的不断进步,科研人员队伍的不断壮大,不久的将来将赶超国际制药行业的脚步,为更多国人的疾病治疗带来福音。


(本文转自生物制品圈)

扫一扫
关注我们
秒速时时彩